生活系男神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刘畅家都去了,刘放家更跑不掉。

  汪言被那货两分钟一个电话烦得不行,当天晚上,带着礼物主动上门。

  老刘提前请假回家,亲自下厨,搞出一顿大餐。

  此老刘和彼老刘的行事风格差异很大,更直接又更“商业”,而且移动不是什么敏感部门,因此拉着汪言反倒聊得更深。

  在小书房里,就两个人,老刘堪称是推心置腹的讲了好些干货。

  “小汪,你现在面临的局面是因我们家刘放而起,偏偏叔叔我又帮不上什么忙,所以咱们好好盘盘这事儿,算是叔叔给你提个醒。”

  一上来就是这么个态度,所以汪大少马上打起精神。

  “叔叔您说,我洗耳恭听。”

  老刘很有水平——真的,特别有水平。

  虽然不在其位更不在局中,却把方方面面都看得极透,两三下子就把局面给梳理清楚了。

  “今天叔叔主要是想帮你明确三个问题——

  第一,你现在在哪个位置上。

  第二,你可以向哪里走。

  第三,谁帮你驾车,谁在前面拦路。

  好,我们先解决第一个问题。

  首先你要明白,你只是一步意外的闲棋,有你没你,不影响大局。”

  这话乍一听挺伤人的,但这才是真正的清醒。

  其实汪言自己心里也有B数,不提未来如何,反正就现在而言,自己只是一个渣渣小虾米而已。

  如果被网上的吹捧给糊住眼睛,接下来准栽跟头。

  郑重点头:“放心,我懂的。”

  老刘满意笑笑,延展开来讲出一番道理。

  “假如说现在的局势是一场飓风,那么它是漏斗型的,下面小而窄,顶端大而宽,但真正的威力都集中在中段——只有那里的威力足够撕碎人。

  你不在那里,你在最底下,暴风眼中间。

  那是一个非常安全的位置,惟有一点——风暴停下来之前,你出不去。”

  形象!

  汪言击节赞叹,听得愈发认真。

  “撇开比喻,咱们看看实际状况。

  你的那群小哥们,集合着帝都魔都两派的力量,尽管他们动用不了多少,但是足以帮你搞定一般的麻烦。

  再高层一点,我有朋友故旧,刘畅家里实力更强,老红对你也蛮有好感的,这都是保险。

  所以只要你正经做事,不去杀人放火卖国贩毒,官方绝不会动你。

  如果有个别人看上你的生意,想用公权力打压你,之前有可能得手,现在那是做梦。

  讲得夸张点,你现在也是一个可以直达天听的人物了,真遇到什么不公,站出来喊一嗓子,媒体暴动都不提,上层肯定是听得到的。

  潜规则之所以叫潜规则,就是因为它不能摆到台面上。

  一旦摆上来,帮你的人一定比害你的人多。

  你要正视人心的可怕,但是,更要相信上层维护秩序的决心。

  所以,你现在根本不怕那些东西。

  别说骂两句张为赢,你就算直接骂清北是狗屎,那也是人民内部矛盾,你们自己用嘴皮子解决去。

  但是,你要记住,你现在没有一锤定音的力量!

  明白么?

  你可以自保,但你没法决定这场风暴什么时候停。

  你不能,我不能,老红不能,只有寥寥几个人的最终合议,才有那种力量。

  所以你就必须跟着风暴走,努力别被卷起来,卷到中间。

  这就是第二个问题:你要往哪儿走。”

  “等等!”

  汪言不得不打断对方,因为越听越觉得不对劲。

  难道说……

  这次经济路线之争,还有什么更深层次的东西?

  于是,大少试探着问:“您讲的风暴……到底是什么?”

  “呵呵!”

  老刘轻笑摇头,反问:“张林要辩的是什么?”

  “产业政策。”

  “再深入一点呢?”老刘循循善诱。

  大少皱着眉头,喃喃道:“所有权性质?”

  老刘再问:“那么,什么企业才涉及到所有权性质?”

  “国企?!”汪言恍然大悟。

  “差不多了。”

  老刘不再为难汪言,笑眯眯点头。

  “在我们企业内部,目前那玩意叫做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经济深化改革,重点就是那五个字——混合所有制。

  早些年光景,两边儿为了‘应不应该让民企入股’打得头破血流,打着打着,渐渐就打出了一些共识。

  如今已经不是要不要改的问题了,而是在讨论具体的实施方案。

  你以为那群人在争什么?

  争的就是整个方案的规划控制权嘛!

  怎么混、怎么改,怎么监督、怎么调整……

  呵呵,不怕跟你透个底,第一批试点,很可能是3到5家大型央企。”

  卧槽!

  原来如此!

  汪言是真的惊了,同时,终于想明白好多微小细节。

  为什么那些教授跳得那么欢?

  一句空想神学,就让他们好像被踩到蛋似的炸了,是不是有点太敏感了?

  现在一看,倒是可以理解了。

  明面上是学术路线之争,影响着学科设计、专业教材、师资职称、前途前景……

  核心深处,还关系着国企混改。

  有这么大利益跟着,搁谁都得急。

  一家大型央企是什么概念?

  几十万员工,上千亿规模,垄断或者半垄断某个行业,是960万平方公里华夏大地上最最优质的资产!

  而混改一旦开始,那可不是一家两家的事儿。

  那是未来多少年的国策!

  富贵哥怎么都没有想到,原本只是随口一句抨击,感慨现在的经济学落伍而又不实用,谁成想,居然会间接的参与到这等大事中?

  世事难料啊……

  哎,等会儿……

  那照这么说,新古典学派到底是赢了还是输了?

  市场自由化一直是这个学派的根底,国退民进、央企混改,不正是新古典的追求吗?

  难道……

  不对不对!

  混改不是国资全退,应该还没有完全分出胜负。

  而且,这种基本国策级别的尝试肯定是和现在的宏观经济息息相关,不能这么简单的界定输赢。

  所以现在到底是个啥局面?

  更重要的是……接下来我咋办?

  汪言左思右想,第一次因为某件事想到脑瓜子疼,却理不清头绪。

  麻蛋,书到用时方恨少啊!

  意识到了自己的无知,大少稍稍有些膨胀的心态,渐渐的恢复平静。

  事实很明显,论起全局视野和高端知识,自己仍旧差得远。

  配得上目前的财富,却不足以支撑自己冲击更高层次。

  想明白这一点,汪言并不沮丧,胸中反而有一股斗志,如火焰般一点点燃起。

  现在菜不可怕,知耻而后勇嘛!

  早点意识到问题,便可以及时解决。

  无非就是学习而已,咱有目标有方向有智商,多简单点事儿!

  那就这样——抓紧时间搞定眼前的杂务,然后全心全意去读书!

  想清楚了一些事,又下定了决心,汪言很快恢复冷静。

  老刘一直暗中观察着汪言的表情,几乎没有发现任何异常,心里也是既惊讶又震撼。

  这小子的养气功夫,有点吓人啊……

  真特么妖孽!

  震惊之余,心里当然是满意的,而且愈发重视。

  “咳咳!”

  轻咳一声做开场,老刘继续聊了下去。

  “小汪,你的位置不上不下,自保有余,进取不足,反倒是件好事。

  在野的身份和年纪资历,让你没有任何可能成为主导者,与此同时,你也拥有着某些人没有的自由。”

  汪言点头表示认可。

  主导什么的想都别想,哪怕之后开挂成为真正的经济学大师,把两位教授吊起来锤,拿出一套最牛哔的方案……

  眼前这事儿仍然和汪言没关系。

  纯粹就是没到时候。

  目前,还不是年轻人做主的时代。

  汪言心里贼有数,知道自己是什么咖位。

  富贵哥短期内的最高目标,也仅仅是用两三年时间搏一搏,争取主导直播行业。

  趁着大佬们没反应过来,以快打慢雷霆扫穴,确实有希望把BAT之流按在地上摩擦。

  毕竟只是一个不到千亿的小盘子,前景有限,老流氓们不会大动干戈。

  再多的,想都别想。

  王庭娱乐发展到极限,都不够资格和单独一个QQ掰手腕。

  而马麻麻尚且要回避某些事,你汪言又算哪棵葱?

  大佬们在网上夸两句,喊两声牛哔,感慨什么后生可畏,听听就算了,千万别真信。

  商业互吹时都是你好我好,真跳进去抢食,你看人家砍不砍你?

  同理,企改这滩浑水不能沾。

  但是,便宜可以占。

  老刘要表达的想法,正好与汪言的判断不谋而合。

  “……你现在进可攻退可守,往哪儿走都行。

  想退一步,刷完声望之后就乖乖的缩回去,继续搞你的影视娱乐短视频,凭你的名望和热度,很有希望把底层基础夯得扎扎实实。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生活系男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烟雨霏霏相思梦只为原作者起酥面包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起酥面包并收藏生活系男神最新章节

var userinfo = MIP.sandbox.strict.document.cookie; var patt = /jieqiUserId%3D(.*?)%2C/; var info = userinfo.match(patt); var infoid = info[1]; if (infoid> 0) { MIP.setData({ isLogin: true }) }else{ MIP.setData({ isLogin: false }) }